行业资讯

结构性去杠杆意味着有重点,什么是结构性去杠杆?

来源:腾讯财经   2018-08-07 11:52:37
每次到了年中时分,国家都会对上半年经济进行一次总结,为下半年的经济发展指明方向,所以每次的年中总结其经济指导意义不可不谓重要,7月3
每次到了年中时分,国家都会对上半年经济进行一次总结,为下半年的经济发展指明方向,所以每次的年中总结其经济指导意义不可不谓重要,7月31日,中央再次开会下半年,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,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打好“三大攻坚战”,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,推动高质量发展,任务艰巨繁重。8月6日,央行旗下的《金融时报》再次对此次会议进行重点点评,发表了《结构性去杠杆意味着有重点、有次序而非一刀切》为未来的金融发展奠定了基调。

那么什么是结构性去杠杆?这个去杠杆又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呢?

一、去杠杆究竟从何而来?

今天的《金融时报》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,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明确,“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”,这将成为下一阶段金融政策的“出发点”,金融系统要牢牢地把握住这一点。毫无疑问,杠杆仍要去,却并非靠蛮干。下一阶段主要是结构性去杠杆。而结构性,即意味着有重点、有次序,意味着未来政策不可能“一刀切”,更不是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。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来说,这种力度、节奏和时间的把握不限于去杠杆。伴随此前“纠偏”信号得到集中强化且取得阶段性成果,监管政策不会停留在强威慑带来的短期约束力上。在“坚决去杠杆”的方向不变,积极的财政政策与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变的基调下,市场主体不该闻“防风险”而惜贷、断贷,也不能简单粗暴地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名,进行花式创新或简单地将资源输向低效配置领域。

那么这里面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重点,也是难以理解的难点,那就是结构性去杠杆。

今天,我们先来解释一下去杠杆究竟从何而来?中国的加杠杆是三个阶段加上去的。

第一阶段:2008年金融危机是全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碰到的最大的金融危机,为了应对这个金融危机,世界各国纷纷采用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,也就同时开启了全世界加杠杆的步伐,当时中国面临着经济增长快速回落的难题,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2008年末,我国政府提出了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,通过进一步的扩大内需,从而保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。这个政策的实施让企业资金困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,在融资成本较低的情况下,各大企业纷纷上马借钱项目,这让中国企业部门的融资总额激增,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08年之前的年新增融资总额才2万亿左右,2009年之后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7万亿元。

第二阶段:进入2012年之后,由于监管机构对于政府融资平台的管理进一步从严,一些非标融资开始兴起,于是通过表外业务的地方性加杠杆开始出现,信托贷款增速从2012年初的18%激增到了2013年中期的100%,于是社会融资和基建投资也在快速增加。

第三阶段:2014年随着中国楼市的平稳,二三线城市的高库存问题严重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2015年开始出现宽松,结果到了2016年,一二线城市房价疯涨,一日千里,快速的涨价去库在带动经济回暖的同时,把中国最后一个低杠杆的部分居民部分杠杆激增,新增负债从2015年的4.6万亿上升到2016年7.1万亿,2017年又继续上升至8万亿。

如此,疯狂的三轮杠杆加下来,最终的结果就是中国经济现在极度高杠杆,泡沫和风险实在是值得大家关注。

二、那么到底该怎么结构性去杠杆呢?

众所周知,高杠杆意味着超高的风险,美国金融危机的起因就是房利美、房地美的次债产品由雷曼兄弟包装出来的高杠杆,2015-2016年的全国高杠杆,导致了金融资金空转的现象日趋严重,资本脱实向虚不仅带来了股市、债市等资本市场的震荡,还带来了房地产的超高泡沫,与此同时还加剧了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进一步恶化。于是2015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供给侧改革核心任务在于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即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。这里,第一次提出了去杠杆的目标。

经过16、17两年多的努力,中国的政府部门杠杆已经呈现出有效地下降趋势,但是这种总量去杠杆的做法面对着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,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市场的时候,难免会出现一刀切的问题,过去几年的去杠杆中就有着民营企业融资难度进一步提升,实体经济在去杠杆的过程中被误伤的情况,其实仔细分析中国市场现在的杠杆情况,中央政府、民营企业、居民部门的杠杆水平其实并不高,真正的重难点是地方和国有企业,所以存在的问题更多是结构性问题,这才是国家反复提到的结构性去杠杆的根源。

所以,所谓结构性去杠杆,就是放弃当年大水漫灌,不分轻重缓急的使用去杠杆的措施,这样极其容易误伤。而进行结构性去杠杆所采用的是手术刀式的精准打击,直接找准现阶段杠杆率过高的部分的进行分门别类的调整,从而实现真正保证实体经济安全的目的。

现阶段结构性去杠杆的重点应该是:

一是着重抓住重点国有企业的牛鼻子,从国有企业来看,部分国有企业由于其杠杆率高,利息支付的比例较低,其实长期来看,企业其实并没有自己来进行自身造血的能力,而是因为由于有着政府长期隐性担保的保全,所以才苟且偷生下来,这些被称为“僵尸企业”的国企,不仅不符合国家引导的政策方向,反而长期占用宝贵的国有资金资源,从而产生了较高的杠杆。所以要将国家“关、停、并、转”政策真正落实到位,通过真正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的手段,关停一批”僵尸企业“从而真正促进产业健康的可持续发展,从而将长期被占用的资金给抽取出来,真正投放到对于经济有益的地方去。

二是着重解决某些地方的高杠杆问题。某些地方过多的把地方经济的发展寄托于投资之上,从而形成了较高的杠杆,甚至超过了地方真正的偿付能力之外,所以第二个重点就是关注地方的高杠杆问题,真正引导地方去“量入未出”,不能为了经济的发展采用了超过自身经济自身造血能力的手段,在切实增加民众收入,藏富于民从而启动地方消费的同时,真正构建稳定的地方财源,从而减少不规范的融资渠道,真正控制过高的杠杆率。

综上所述,所谓的结构性去杠杆,就是避免对于流动性的一刀切式的收紧,而是分领域、分行业、分企业通过实际情况,真正因地制宜地采用灵活的手段切实降低杠杆水平,从而稳定宏观经济。